专业的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服务平台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主办

推荐专栏

笔下留情

来源:原创 作者:谢宪 发布时间:2021-11-26 09:20 人气: 62人阅读

笔下留情

 

        首先要说明的是,不是“口诛笔伐”时的笔下留情。比如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讨伐武则天的《讨武檄文》,笔伐真的毫不留情。直到一千多年后的明末,吴三桂征讨李自成时还原文借用了骆宾王的这份《讨武檄文》。

 

        这里是指手中握有删改权的人,往往需要笔下留情。当然,牛人是不需要的。古时候吕不韦编《吕氏春秋》,书成后敢自诩“易一字赠千金!”我看吹牛的成分比较大,不相信“之乎者也”的虚词也不能换。但人家敢吹,还是厉害的。

 

        从个人的经历看,有些删改确实是令人啼笑皆非。比如,出版社将“再保险公司”的“再”字删掉了。因为不知是责编还是校对者干的,只能统称为“改稿者”。估计是改稿者只听说过“保险”,没听说过“再保险”,不知道再保险就是给保险上保险,所以更不知道“再保险公司”就是保险公司的保险公司。

 

        更早的是十多年前本人第一本拙著出版时,其中有一篇拙文提到乾隆朝的大贪官和珅。出书后发现“珅”被改成了“坤”,如此这般“和珅”就成了“和坤”。我就特别的郁闷,写历史的拙文,竟然将历史著名人物的姓名搞错了,读者们会对作者有何感想?也特别的纳闷——在中国就是中学生也会知道“和珅”啊,出版社的高知们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后来,据说是样书审校的最后一校是用的“纠错软件”,该软件字库中没有“珅”字,自动改成了“坤”字。就是说是“机器人”犯的错,这总比“临时工犯的错”容易使人接受。

 

        还有一本拙著中,谈到西汉那位说出“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豪言的名将霍去病,因曾任剽姚校尉、骠姚将军,人称“霍骠姚”。而出书后,却变成了“霍嫖姚”。勇者如何成了嫖者,这次真的是“本无风流事,枉担风流名”了。

 

        还有一事,是应约为朋友的新著作序。其中说到“十七年前,深圳保监办(深圳保监局前身)刚成立,当时香港的保险法人机构是230家,而深圳仅有2家(平安、华安),差距逾100倍;就连深港两地相同职级保险监管大员的薪酬,差距也是逾100倍。”

 

        改稿者将“大员”改为“人员”,也是一字之差,却是“谬之千里”。因为“监管大员”指的是高层,两地薪酬差距确实是逾100倍。当时深圳保监办领导的年收入是几万元人民币,而香港保监处高官的年收入是几百万港元,况且当时港币的币值高于人民币。但“监管人员”则包括大大小小的所有监管官了,差距不可能这么大。原因是香港的公务员薪酬级差大,内地的公务员级差小。

 

        看来,改稿者还是笔下留情为好,不清楚的无妨不耻下问一番,免得闹笑话。

 

 

 

 

 

 

作者同期发表另一篇文章:

微信朋友圈“周末絮语”之《殊途可同归》。





Copyright © 2012 - 2014 宝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2834号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 主办
企业邮箱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