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服务平台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主办

推荐专栏

真是“无权问死生”吗?

来源:原创 作者:谢宪 发布时间:2021-04-02 09:41 人气: 82人阅读

真是“无权问死生”吗?

 

 

        杜甫诗“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套改一字,就是“无权问死生”。人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却不能决定自己的死亡。尤其是重病缠身,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了。

 

        1999年,文学大师巴金先生病重入院,经抢救后脱离危险。但鼻子里从此插上了胃管。“进食通过胃管,一天分6次打入胃里。”胃管至少两个月就得换一次,“长长的管子从鼻子里直通到胃,每次换管子时他都被呛得满脸通红。”

 

        由于长期插管,嘴合不拢,巴金下巴脱了臼。“只好把气管切开,用呼吸机维持呼吸。”巴金想放弃这种生不如死的治疗,可是他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家属和领导都不同意。就这样,巴金在病床上煎熬了整整六年。他说:“长寿是对我的折磨。”

 

        陈小鲁也曾回忆父亲陈毅元帅病危时,已基本没有知觉。气管切开没法说话,全身插满了管子,就是靠呼吸机、打强心针来维持生命。

 

        “父亲心跳停止时,电击让他从床上弹起来,非常痛苦。”陈小鲁问:“能不能不抢救了?”医生说:“你说了算吗?你们敢吗?”当时,陈小鲁沉默了,他不敢作这个决定。“这成了我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百多年前写的《共产党宣言》,将共产主义社会释义为:一个尊重每个人自由的“自由人联合体”。而假如连个人生死问题都不能决定,那就真的是离共产主义太远了,难怪毛主席说是“一万年以上”。

 

        人总是会死的。记得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在他的《货币通论》中集中分析了短期宏观经济。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分析长期问题时,他回答了一句:“长期来看我们都要死!”这虽然是一句调侃的话,但也是客观必然。

 

        而“不得好死”,这个诅咒语无奈却成了许多人的生命难题。

 

        据说现在欧美发达国家很多都采用“转化治疗”,“对晚期肿瘤患者一般不采取切除手术,而是尽量把病灶控制好,让其缩小或慢扩散。

 

        因为动大手术会让患者降低免疫力,其余下的日子基本上都将在病床上度过,几乎没有任何生活质量可言。

 

        当医生自己身患绝症时,他们通常选择的不是最昂贵的药物和最先进的手术,而是选择了最少的治疗。

 

        很多美国医生重病后会在脖上挂一个“不要抢救”的小牌,以提示自己在奄奄一息时不要被抢救,有的医生甚至把这句话纹在了身上。

 

        在中国,开国大将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携手陈毅元帅的儿子陈小鲁,创办了中国首个提倡“尊严死”的公益网站。

 

        但“尊严死”并非安乐死。放眼全球,将安乐死合法化的只有荷兰、日本、瑞士、比利时等少数国家。

 

        安乐死为何如此之难?是伦理问题吗?但观念在发展,比如二十四孝,不少是符合古代伦理,但不符合现代伦理了。

 

        是担心有人会钻法律上的空子吗?这完全可以设置出一整套严密的风控程序,使之能够表达安乐死申请人的真实意思,让坏人无隙可乘。

 

        为防止植物人状态无法表达个人意愿,可用预先订立遗嘱的方式,经公证生效。

 

        安乐死对于解除重病、久病者痛苦,以及其家庭的困境,确实是意义重大,还可以节省越来越紧缺的医疗资源,是一件利在苍生的大好事。

 

        当然,这需要实行完全自愿的原则,需要有对生命过程大彻大悟的先行者。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一书中曾说:“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追求智慧的道路还会有人在走着。”

 

        本人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而且也算是一名真正的军人,对死亡没有恐惧感。没有质量的生活,不要也罢。所以,还是希望在中国能够早日实现每个人都“有权问死生”!

 

 

 

 

 

作者同期发表另一篇文章:

微信朋友圈“周末絮语”之《人贵有疑》。





Copyright © 2012 - 2014 宝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2834号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 主办
企业邮箱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