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服务平台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主办

推荐专栏

反垄断,市场经济的刚需

来源:原创 作者:谢宪 发布时间:2021-01-08 09:17 人气: 102人阅读

反垄断,市场经济的刚需

 

 

        在2020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8大重点任务,反垄断任务位列其中。

 

        在这项任务中,一方面明确“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支持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

 

        另一方面也强调,要完善相关法律规范、加强规制;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对此,有人惊呼“市场经济之路行不通了!”其实,反垄断与市场经济并不是对立关系,相反,反垄断是市场经济的刚需。

 

        两百多年前,西方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一书中最早阐述一个观点:市场经济就是自由经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控制,政府不应过多干预。

 

        《国富论》于1776年出版,它与马克思的《资本论》(1867一1894年出版)、凯恩斯的《货币通论》(1936年出版),并称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三部经济学著作。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深刻揭露了资本的贪婪性,揭示了资本由竞争向垄断发展的路径。

 

        凯恩斯在《货币通论》中论述了市场经济非理性的一面,提出了“市场失控论”,阐明了政府干预经济的必要性。

 

        不过,真正全面地、系统地论述资本主义如何由自由经济发展到垄断经济,是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一书中完成的。

 

        在非垄断市场环境下,企业降低边际成本要靠科学研究和技术创新;而在垄断市场环境下,行业巨头只需通过垄断地位推行垄断价格,就可以获取超额利润。

 

        德国经济学家克斯特聂尔写过一本题为《强迫加入组织》的专著,书中指出,“能够获得最大成就的,不是最会根据自己技术和商业经验来判断购买者需求,寻找并且发现潜在需求的商人,而是垄断者。”

 

        所以,垄断者不仅没有创新发展的动力,反而会扼杀任何技术创新。这和思想文化领域也是一个道理的,百家争鸣,才可百花齐放;维护一家之言,必然要封杀其它声音,也就不可能百花齐放。

 

        资本主义社会为何长期处于“腐而不朽、垂而不死”的阶段?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资产阶级政客们千方百计阻止向垄断资本主义发展的进程。

 

        所以,西方国家对反垄断出招是最狠的。美国国会早在1890年7月2日就通过了《谢尔曼反托拉斯法》(简称《谢尔曼法》),该法主要就是禁止垄断行为。

 

        美国仅在20世纪就开展了包括美国标准石油、美洲铝业公司、IBM、AT&T、微软公司在内的5大反垄断事件,其中唯有微软因全球互联网泡沫,而避免了被分拆的命运。但微软这么多年因为涉嫌垄断,被罚款的额度已经是百亿美元级别。

 

        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谷歌于2017年因在搜寻结果中,非法偏袒自家比价服务“ Google 购物”,被欧盟罚款 24 亿欧元;2018年又因滥用 Android操作系统优势,以巩固其搜索引擎市场地位,被欧盟开出43.4 亿欧元罚单……

 

        我国的《反垄断法》出台比较晚,还因为谁是反垄断法的执法主体长期争论不休。现在国家也高度重视反垄断问题了,这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无疑是重大利好。

 

        从本质上来说,无论是电商还是出行,无论是团购还是外卖,本身都无法创造价值;都是打着去中心化的旗号,通过烧钱把自己打造成新的中心,最终形成垄断。

 

        而价格恶性竞争,是“大吃小”、“强吃弱”的惯用伎俩。一旦消灭掉竞争对手,垄断者就会立马实行垄断价格,受损害的还是广大消费者。

 

        所以,需要监管者实行坚强而有效的反垄断监管,才能形成“竞争合作,竞合相融;共和共合,共生共赢”的良好市场经济环境。

 

 

 

 

 

 

 

作者同期发表另一篇文章:

微信朋友圈“周末絮语”之《弱水三千 只取一瓢》。





Copyright © 2012 - 2014 宝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2834号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 主办
企业邮箱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