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服务平台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主办

推荐专栏

林彪一号号令与战略研判

来源:原创 作者:谢宪 发布时间:2020-12-18 09:21 人气: 100人阅读

林彪一号号令与战略研判

 

 

        1969年10月18日,当时的军委办事组向全军下发了根据林彪口述指示整理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战备工作的通知,并冠以“林副主席第一号号令”。

 

        1971年“9.13”事件后,这个号令被认定是林彪“背着毛主席、党中央,借口‘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然袭击’,擅自发布”的,“实际上是一次篡党夺权的预演”。

 

        然而,到了1986年8月,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辑出版的《中共党史大事年表》中,首次明确指出林彪是“根据毛泽东关于国际形势有可能突然恶化的估计,……作出‘关于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然袭击的指示’”,后经黄永胜等以“林副主席第一号号令”正式下达。

 

        这就等于对事件性质作出了重新认定。其转折点可从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副检察长图们将军,与肖思科合作成书的《超级审判》中看出端倪。该书提到,“两案”决策者原曾想把“一号号令”问题作为林彪罪状写进起诉书,但感到证据不足。

 

        还有其他一些问题,也缺少定案的充分证据,特别是缺少过硬的书证。于是调集了14名来自军队要害部门的干部(多数是师职干部),破天荒地进入中南海,查阅中央核心机密档案,从中寻找证据。

 

        对查证的具体成果,该书未作交代,只是笼统地说决策者们最后一致认为包括“一号号令”在内有几个问题“定罪理由不充分”,因而决定“不列入起诉书内容”。

 

        参加查阅中央核心机密档案的14人中,有人后来曾向阎仲川透露,他们查到了林彪向毛泽东报告的记载。

 

        其后,有一些军事专家提出了另一个质疑:在当时的国际环境下,有没有必要兴师动众的让全军进入高等级战备状态?而且是在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四位元帅明确提出“苏联不敢挑起反华大战”的情况下。

 

        而主持军委工作的林彪却另作主张,按照“苏联敢挑起反华大战”的状态进行战备部署。事后证明,四位元帅的战略研判是正确的,林彪的战略研判是错误的。

 

        不过,战略措施与战略研判并不完全相同。战略研判正确,固然可以最有效又最经济地作好战争准备。但也必须做好两手准备,以防止意外发生。

 

        我们可以先看一下“林副主席第一号号令”的具体内容,全文如下:

 

        “第一号号令

        1969年10月18日21时半

 

        林副主席指示:

 

        一、近两天来,美帝苏修等有许多异常情况,苏修所谓谈判代表团预定明(19)日来京,我们必须百倍警惕,防止苏修搞欺骗,尤其19、20日应特别注意。

 

        二、各军区特别是‘三北’各军区对重武器,如坦克、飞机、大炮要立即疏散隐蔽。

 

        三、沿海各军区也应加强戒备,防止美帝、苏修可能突然袭击,不要麻痹大意。

 

        四、迅速抓紧布置反坦克兵器的生产,如四○火箭筒、反坦克炮等(包括无后座力炮和八五反坦克炮)。

 

        五、立即组织精干的指挥班子,进入战时指挥位置。

 

        六、各级要加强首长值班,及时掌握情况。

 

        执行情况,迅速报告。”

 

        如此重要的文件,实际上出台却是非常仓促草率的。林办秘书张云生电话传达林彪指示的原稿标题是:《首长关于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然袭击的紧急指示》,接电话的是时任总参谋长黄永胜,黄向分管作战的副总参谋长阎仲川传达时,讲的是“林副主席指示”,经阎仲川整理加工以军委前指名义发出时,又简化为“第一号号令”。

 

        不过,六条紧急指示中,涉及全军实操的其实只有第二条:“各军区特别是‘三北’各军区对重武器,如坦克、飞机、大炮要立即疏散隐蔽。”

 

        指示下达后,全军紧急疏散的野战部队即达95个师近100万人,飞机4000多架,舰艇600多艘以及大量的坦克、重型火炮和各种车辆等。

 

        “三北”地区疏散部队经受了整个严冬的严峻考验,南方部队又在次年春季的阴雨连绵中艰难度日。各种重型装备长期野外放置,维护保养的问题更多。直到1970年4月24日,才以中央军委名义发出《关于部队疏散的指示》,允许疏散的部队和重型装备逐步返回营区。

 

        我们知道,战略研判是与当时的形势紧密联系的,让我们将视线移到半个世纪之前。

 

        1968年8月20日深夜,苏联根据其“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有限主权论”,出动大量航空兵和坦克、摩托化部队,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对企图摆脱苏联控制的捷克斯洛伐克实行军事占领。

 

        苏军首先以欺骗手段派空降兵抢占了捷克首都布拉格机场,然后地面部队迅速开进布拉格,不久即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

 

        1969年3月,发生珍宝岛事件,入侵苏军被我边防部队打得丢盔弃甲、颜面尽失。

 

        同年8月13日,在新疆裕民县铁列克提地区巡逻的我边防部队一支30多人的小分队,遭到预先埋伏的拥有数十辆坦克、装甲车和300多名步兵的苏联边防部队的突然袭击,苏军还出动了两架直升机助战。

 

        由于我小分队仅配备步兵轻武器,虽经英勇抵抗,终因兵力和武器装备对比过于悬殊,全部壮烈牺牲。

 

        其后中苏两国关系进入最恶化状态。苏军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大战一触即发。

 

        其间,1969年5月,周恩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指定由陈毅元帅牵头,邀集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共同研究国际形势,提出书面意见,供毛泽东考虑战略问题时参考。

 

        四位元帅经过16次近50个小时的认真研讨,先后于7月11日和9月17日写出《对战争形势的初步估计》和《对目前局势的看法》两份书面报告,经周恩来呈送毛泽东。两份报告的基本观点是:苏联确有发动侵华战争的打算,并已作了相应的军事部署。但是,对华作战非同小可,这是关系到它生死存亡的大事,苏联并没有战胜中国的把握。

 

        根据上述分析,四位元帅认为,苏联不敢挑起反华大战。

 

        既然四位元帅一致认为中苏之间不会发生大战,难道同为元帅的林彪却认定会发生大战吗?其实不然,1969年9月30日,林彪在召见吴法宪、温玉成、阎仲川谈国庆节期间的战备工作时,一开始便讲了他对形势的基本估计和他的决心,他说:“这个仗看来八成打不起来,但要作八成可能打起来的准备。”

 

        这说明林彪的战略研判也是不会打大仗,但要作打大仗的准备。

 

        有军事史专家认为,林彪对于苏联发动对华突然袭击一直保持高度警惕,应该是与他当时身为主持军委工作的副主席,重任在身有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同时,也与他的个人经历有关。

 

        1941年6月,希特勒向苏联发动突然袭击。林彪当时正在莫斯科学习、养病。苏军在战争初期的战略被动和惨重损失,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回国之后,林彪多次讲起这段经历。

 

        1959年夏庐山会议之后,林彪取代彭德怀兼任国防部长。当年11月,他到广州休息,给广州军区副政委刘兴元布置了一项任务,组织力量研究现代战争中的突然袭击问题。

 

        其后,林彪还要参加突然袭击研究专题的一位参谋给他讲过诺曼底登陆战役,这也是突然袭击的成功范例。

 

        1961年5月,林彪委托中央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罗瑞卿在天津主持召开全军作战会议,着重研究了防备敌人突然袭击问题。

 

        1962年,林彪指示在总参谋部和各大军区、海军、空军的作战部门成立“防突办公室”,其任务用林彪的话讲,就是吃了饭不干别的,专门研究蛛丝马迹,提早发现敌人发动突然袭击的征兆。

 

        总参谋部“防突办公室”还根据林彪要求,派参谋阎洪滏去“林办”帮助工作,其任务就是直接向林彪提供主要敌对国家的最新动向。林彪交代阎洪滏着重研究的问题是:苏联究竟有无可能对中国发动原子袭击?

 

        林彪的担心真的并不是多余。二十多年后的1997年2月15日《共青团真理报》,刊登了“红色按钮一触即发——苏中危机史上鲜为人知的一页”。这是苏联前驻华大使叶利扎韦京回忆录中最惊心动魄的章节,其中记述了苏联领导人在60年代如何准备冒险对中国的核设施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

 

        最后,我们可以作一个简单的归纳:

 

        第一,林彪一号号令并非空穴来风,确实是当时国际形势的客观要求。林彪和另外四位元帅的战略研判都正确,他所采取的“以防万一”的战备措施并无不当。

 

        第二,使用“一号号令”的字眼,完全是林彪手下干的“坑爹”的事。毛泽东主席对一号号令不满,甚至指示“烧掉”,但并没有废止这个号令,号令涉及的所有行动也按计划进行,这说明号令的实质内容并无大错。

 

        第三,“一号号令”并没有将老干部逼出北京。事实是,一大批在职中央领导干部和老干部从北京向外地疏散,是毛泽东主席亲自提议的,并在一号号令形成之前就付诸实施了。

 

        第四,指责一号号令对当时形势“过度反应”,“致使部队大规模转移,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假如这个论点成立,那么部队经常性的大规模演习、大范围野营拉练是否也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呢?

 

        其实,不排除正是有了大规模的部队转移、隐蔽,显示出“早已森严壁垒”,才让苏联有所顾忌。如同二战时“沙漠之狐”隆美尔在北非战场上部署搞的大型假坦克阵,其仿真度之高,不仅把英军骗了,把隆美尔也骗了,大光其火批评作业部队怎么把真坦克开上去了,后来得知真相后才改为表扬。

 

        你总不能说隆美尔搞一大堆没有实际用途的假坦克,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吧?

 

        最后要说的是,一号号令事件距今已经超过半个世纪,许多历史资料已经解密,可以见仁见智,还它一个公正评价。

 

        主要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实录》吉林人民出版社 1994年版

        2、《超级审判:图们将军参与审理林彪反革命集团案亲历记》肖思科著 济南出版社 1992年版

        3、《毛家湾纪事 林彪秘书回忆录》张云生著 春秋出版社

        4、《林彪“一号号令”发出前后》2008年03月27日 原载《吉林农业·增刊》B册

 

 

 

 

作者同期发表另一篇文章:

微信朋友圈“周末絮语”之《墙倒别众人推》。





Copyright © 2012 - 2014 宝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2834号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 主办
企业邮箱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