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服务平台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主办

推荐专栏

天会塌下来吗?

来源:原创 作者:谢宪 发布时间:2019-09-13 11:27 人气: 156人阅读

天会塌下来吗?

 

 

        这不是骇人听闻,更不是哗众取宠,天是真的会塌下来。

 

        记得毛主席在晚年时,曾多次与身边工作人员说过,他去见马克思的时候,大家不要悲伤,而是要高高兴兴地庆祝唯物辩证法的又一次伟大胜利。

 

        因为,唯物辩证法认为,有生就有死,有来就有去。如果真有长生不死的人,唯物辩证法就不灵了。

 

        所以,天会塌下来也属正常。400亿年前的宇宙大爆炸,混沌初开。大概45亿年前,有了我们今天赖以生存的地球。地球在太阳系还算是角色,到了银河系就相当渺小了,在整个宇宙中就只相当于河里的一粒沙子。

 

        据天文学家称,再过60亿年就是地球消失之时。因为,逐渐膨胀扩张的太阳要将地球蒸发掉。这时,我们所说的“天”——大气层自然也就塌了。

 

        当然,我们无须紧张,这只与我们N次方的后辈有关,相信他们那时候早就找到了离开地球、离开太阳系,到别的星系星球生存的办法。

 

        既然天会塌下来都不用害怕,那还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呢?有“砖家”恐吓说,如果西方集体封锁中国,中国经济就会崩溃。这个说法完全是胡说八道,西方集体封锁中国又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也有人说,美国现在很后悔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中国不能“入世”就发展不起来。这种说法也是不堪一击。

 

        事实是,党的十一届三中于1978年12月召开,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虽然1989年那场风波后,遭受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的全面封锁,但依然生机盎然、蓬勃发展。

 

        就以砖家们认为从“入世”中受益最大的深圳市来说,其实从1979年开始实行改革开放,也是深圳经济特区建设之年,到2000年入世之前,这二十年间深圳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我这里不必引用枯燥乏味的数据,只用具体的例子来说明。

 

        本人第一次到深圳探望父母是1982年春,他俩当年是深圳建市后从内地选调的第一批基层领导干部。

 

        在那次探亲假中,我想去一趟沙头角中英街,看看这独特的风景线。由于我当时是现役军人,只能在军队系统开出到沙头角的特别通行证。家父领着我跑了好多个他熟悉,或者通过朋友临时牵线的团以上单位,结果都因为指标用完而无力相助。

 

        我的第一次深圳之旅,遗憾的未能到访中英街。

 

        后来,常来深圳,也时常去中英街,因为要帮助内地亲友采购东西。我的小妹已在深圳工作,基本上每月要乘坐公共汽车去一趟中英街,采购方便面、饼干、味精、卫生纸、雨伞、电子表等。除了自用,也送内地的亲友。那时还没有梧桐山隧道,要走盘山公路,她每次来回都很辛苦,但却乐此不疲。

 

        到了九十年代初,本人退役后也到深圳工作了。接着梧桐山隧道开通,我还能办到直接进入沙头角的行车证,但小妹对到中英街购物已完全不感兴趣。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是个人收入逐年增加;二是商品价差逐步缩小。

 

        本人一位好友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到深圳的,他有一个爱好是钓鱼,而且钓到鱼后乐于与朋友们分享。刚开始几年,大家时常会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又去钓鱼。后来就没人问了,变成他钓完鱼后通知大家去他家拿鱼。再后来就变成他往各家各户送鱼了……

 

        这也是深圳人均收入逐年增加的反映,而且是入世前。本人1991底到深圳,至2000年,十年间经历了无房——购小房——置换中房——置换大房,也是发生在入世前。

 

        这说明一个国家走的道路正不正确,远比入不入世重要。入世固然好,但不入世也不至于过不下去。尤其是当人家要以你改变道路为要挟时,绝不能束手就擒、订城下之盟。

 

        永远要记住,天不容易塌下来,就算天真的塌下来,也有解决的办法。

 

 

 

 

作者同期发表另一篇文章:

微信朋友圈“周末絮语”之《月到中秋分外明》。





Copyright © 2012 - 2014 宝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2834号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 主办
企业邮箱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