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瘾”_宝现网

专业的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服务平台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主办

推荐专栏

说“瘾”

来源:原创 作者:谢宪 发布时间:2018-04-27 13:10 人气: 84人阅读

说“瘾”

 

 

        瘾,是一种痴迷。喜欢打篮球的人,一听到拍球声就会手痒;喜欢跳广场舞的大妈,一天不去跳一、两趟就会无精打采;喜欢打扑克、搓麻将的人,常常废寝忘食、通宵达旦的奋战。

 

        瘾,是一种爱好。小孩子每天练钢琴,大多是“父母之命”,并非出于爱好,所以不算是有瘾;而成年人如果每天还会弹一会儿钢琴(据说著名演员陈道明即如是),那是有瘾。西汉那位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大儒董仲舒,曾经花费大量时间潜心读书,甚至到了“三年不窥园”的地步,就是说连自己家里的小花园都能三年不进去。但那是为了考取功名,并非出于爱好,所以不能算是书瘾。而写出《康熙大帝》等系列帝王作品的二月河老先生,说“爱读书这一条,我至死不会变。我读书过程中没有什么功利目的。”这种人才算是书瘾,古时候叫“书蠹”,俗称“驻书虫”。

 

        瘾,大多是一种习惯。所谓习惯,就不是生理依赖。目前,只有两种瘾已被公认为是属于生理依赖的。其一是毒瘾,如果还像张学良将军那样让人把自己捆绑起来强行戒毒,是要出人命的。因为当年他戒的是鸦片、吗啡,毒性与今天的海洛因、冰毒不可相提并论。其二是性瘾。男的有“采花大盗”,女的有“花痴”。其实大多数都不是“道德败坏”这么简单,而是他们的性激素(荷尔蒙)严重超标。据说,前美国总统克林顿也属于此类。

 

        所以,许多国家都正在有的放矢地解决这个问题。韩国要给强奸犯戴上“电子脚镣”,警方24小时定位跟踪;澳大利亚、瑞典以及美国的加州等,则是通过立法对强奸惯犯实行“宫刑”。当然,只是化学“阉割”,而非手术阉割。

 

        而酒瘾不是生理依赖,所谓“酒精依赖症”只是医生们的一个说辞。本人在外经常和朋友们推杯换盏,在家却滴酒不沾,何来依赖?

 

        烟瘾更不是生理依赖,所谓“一支烟的尼古丁含量最多只能维持半小时”,纯属是无稽之谈。本人40多年烟龄,每天只抽5-6支烟,而且上午至中午都不抽烟,可算一算有多少个“半小时”。

 

        总之,有某种“瘾”不是坏事,但不要过度。过犹不及,容易走向极端。

 

 

 

 

 

作者同期发表文章:

微信朋友圈“周末絮语”之《知耻而后勇》。





Copyright © 2012 - 2014 宝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2834号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 主办
企业邮箱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