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服务平台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主办

关于我们

保单质押贷款的“正名”与“正行”

来源:原创 作者:如山 发布时间:2018-12-24 15:23 人气: 142人阅读

[特约专稿]

 

保单质押贷款的“正名”与“正行”

 

■特约撰稿人  如山

 

 

        保单质押贷款是投保人以未到期的人寿保险保单作质押,按照保单现金价值的一定比例获得资金的一种融资方式。保单质押贷款有两种模式:一是投保人向保险公司贷款,如到期不能履行债务,当贷款本息累计达到现金价值时,保险合同效力终止;二是投保人将保单质押给银行,从银行获得贷款,当投保人到期不能履行债务时,保险公司在现金价值额度内向银行偿还贷款本息。第二种模式占比很小,一般意义上的保单质押贷款仅指第一种模式。

 

 

        业务规模快速发展

 

        近年来,保单质押贷款业务快速增长,年均增速超过40%。截至2018年10月,全国超过8成的人身险公司开展了保单质押贷款业务,贷款余额4337亿元,平均贷款利率5.5%,表现为“三个集中”,机构集中在大公司、产品集中在分红险,渠道集中在个人代理人。

 

        从投保人角度来看,保单质押贷款实现了长期寿险保单的流动性。流动性是金融产品的本质属性之一,但流动性弱、变现成本高一直是长期寿险的痛点。在不放弃既有保险保障和投资收益的情况下,保单质押贷款提供了管理短期流动性的有效工具,受到了投保人的青睐。

 

        从保险人角度来看,相当一部分公司对保险质押贷款持鼓励和支持态度:在销售端,可以作为“卖点”,吸引客户投保,增加保费收入;在保全端,可以作为“转折点”,减少客户“退保变现”,降低退保率;在投资端,可以作为“利润点”,相比2017年全行业5.77%的保险资金运用收益率,保单质押贷款属于风险低收益高的优质项目。有的公司大力推广通过手机APP、微信在线办理保单质押贷款,手续简便、随借随还,进一步促进了业务的发展。

 

 

        潜在风险不容小觑

 

        (一)监管制度不健全。保单质押贷款现行规定散见于法律、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中,缺乏统一的顶层设计,呈碎片状。一是种类多,有法律层面的《保险法》、有原保监会制定的规章、也有原保监会以及人民银行下发的通知、复函、批复等;二是跨度大,从1998年人民银行批复,到2016年原保监会完善人身险精算制度的通知,前后历时20年;三是不明确,《保险法》规定“按照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所签发的保险单,未经被保险人书面同意,不得转让或者质押”,只是间接确认保单作为可质押标的物的合法性,未有涉及保单质押贷款的明确表述;四是有矛盾,特别是各类通知、复函、批复,由于是不同主体之间、在差异化时期、针对特定事项的回复或者规制,表述或者规定之间容易产生冲突。如保单质押贷款是“保险公司履行合同中约定的义务”还是“长期寿险合同特有的功能”,办理条件是“保费支付两年以上”还是“合同生效满一定期限后”,贷款期限是“不超过六个月”还是“一般不超过六个月”,投保人逾期不偿还贷款,使贷款本息累积达到保单现金价值时,保险公司应“终止”还是“中止”保险合同等。由于监管制度不够明确全面,导致市场实际操作中随意性较大,甚至出现选择性执行监管规定的情况。

 

        (二)损害消费者权益。一是销售误导,有的销售人员片面夸大保单质押贷款融资功能,故意隐瞒贷款利息、限额、期限以及逾期不偿还可能导致合同失效等信息;二是疏于提示,有的公司在办理保单质押贷款时,不明确告知客户计息方式、调整办法,有的公司在利率调整时、逾期未还时未及时提醒投保人,以致出现缴纳罚息、保单失效后,引发保险合同纠纷;三是冒领冒用,个别从业人员盗取客户资料办理保单质押贷款据为己有;四是不当搭售,有的公司在犹豫期内发放保单质押贷款,并要求客户放弃犹豫期权利,有的公司为发放贷款设置了购买其他保险产品等条件。

 

        (三)放大现金流波动。一是可能诱使部分客户投保大额高现金价值产品,短期内保费收入骤增,但可持续性差、退保风险高;二是降低了保险公司投资端资金规模,可能影响投资计划和现金流,削弱盈利能力。特别是利率波动时,投保人通过贷款获取更大的收益,造成保单质押贷款与保险公司投资基金冲突;三是由于贷款周期偏短,无法满足客户长期资金需求,容易导致逾期。2012年以来,部分地区逾期率超过50%,增加了保险公司流动性管理的难度。目前,保单质押贷款余额只占人身险公司总资产的3%,但由于规模快速扩张,对保险公司流动性的影响越来越大。尤其是个别经营异常、周转困难公司,保单质押贷款有可能与其他风险叠加,进一步加剧流动性风险。

 

        (四)质权设立有瑕疵。《物权法》规定“质权自权利凭证交付质权人时设立;没有权利凭证的,质权自有关部门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由于我国尚无专门的保单质押登记机构,导致质权受到法院质疑。如2016年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终审判决的刘某诉阳光人寿案,法院认为“保单质押贷款法律关系中的质权并不成立”,并在《司法建议书》指出,“质权设立与我国《物权法》衔接不够”。其他地区多次出现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债务人保险合同现金价值,保险公司以其享有保单质押贷款优先受偿权提出抗辩,但被法院以质权未成立不予支持的案例。

 

        (五)出现合规“灰色区”。一是有的公司故意扭曲经备案的保险条款,不按合同约定的贷款期限、利息、限额以及程序操作保单质押贷款业务,允许、鼓励投保人免息提款,并不设归还期限。有的销售人员利用公司销售激励政策的漏洞,与客户勾结,通过保单质押贷款循环投保,套取不正当利益;二是除了保险公司、银行,其他金融机构,甚至非金融机构也开始接受以保单为质押,提供贷款或借款。由于相互之间数据无法共享,保险公司对保单是否存在重复质押、恶意质押的情况并不掌握;三是有的公司反洗钱意识淡薄,对贷款用途缺乏实质性审查,对贷款资金划转随意性较大,未能有效防范洗钱风险。

 

 

        为“贷款”与“质押”正名

 

        首先,保单质押贷款是不是贷款?

 

        贷款是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按一定利率和必须归还等条件出借自己所有的货币资金的一种信用活动形式。保单质押贷款与之相比,有两方面的根本区别:

 

        一方面,资金所有权不同。贷款的出借资金为贷款人所有的财产,保单质押贷款的出借资金是保单的现金价值。

 

        现金价值归属投保人,投保人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等权能。我国法院也普遍将保单现金价值视作可供执行的财产。投保人通过保单质押贷款所借资金实际上就是其所有的财产,无非是该财产处于保险人控制之下,投保人只有在退保、保险质押贷款等特定情况下才可以提取,保险人通过管理现金价值,获取投资收益,用于分摊一定的经营管理和风险保障成本。类似这种关系的,还有住房公积金以及基本医保个人账户。

 

        另一方面,是否必须归还。贷款的借款人必须归还所借资金,否则贷款人有权通过诉讼等方式追讨。保单质押贷款的投保人没有偿还贷款的法定义务,保险公司也不得通过诉讼方式要求归还。

 

        基于上述情况,保单质押贷款并非一般贷款业务,实质是保单现金价值的派生功能,属于保单附加服务的范畴。美国将保单质押贷款称为Policy  Loan,Loan可以译为贷款,也可以译为借款。我国台湾地区称为保单借款。为了明确性质、防止歧义,以便消费者、司法机关正确理解相关权利义务关系,建议将保单质押贷款名称统一为“保单现金价值质押借款”。

 

        其次,质押要名副其实。

 

        质权具有优先受偿性,当质权人于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得以质权标的的价值优先受偿其受质权担保的债权。但权利义务从来都是对等的,质权人要比一般债权人优先受偿,就必须履行额外的公示义务。因此,《物权法》将交付或登记作为权利质权设立的要件。

 

        保险公司要成功获得质权的优先受偿性,仅仅在业务名称上冠以“质押”字样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履行相应的登记公示程序。

 

        在其他金融领域,已经建立了相应的质权登记机构。如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办理应收账款、保证金的质押登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办理股权质押登记。质押登记的目的是公示已被质押的事实,取得对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质权的情形,债权人有权优先受偿。

 

        建议在监管部门指导下,由保交所或中保信牵头,成立具有公示效力的第三方登记机构。目前,上海保交所在上海市高级法院和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指导下,已经完成了保单质押登记平台建设,并试点上线,可以实现实时电子化保单质押登记。通过有效的登记、公示平台,不仅可以确保质权成立,防范重复质押、恶意质押风险,切实保障公司权益,还可以增强业务的规范性和透明度,更好维护投保人权益。

 

 

        业务活动全程“正行”

 

        建议监管部门在全面梳理现行监管规定基础上,实施废改立,尽快出台统一、规范的监管制度。

 

        第一,明确名称性质。将业务名称变更为“保单现金价值质押借款”,规定其为具有现金价值保单的必备功能,是保险人为保单持有人提供的服务。在符合法律法规和监管规定的情况下,无论保险合同是否约定,保险人必须向提出申请的投保人提供借款。

 

        第二,明确登记机构。投保人将保单质押给保险公司,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其他非金融机构,必须到指定的机构办理质押登记。登记机构要探索建立与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反洗钱系统,法院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系统,中保信保单信息系统以及行业高风险客户信息系统等平台的数据共享,形成预警与防范风险的合力。

 

        第三,明确公司义务。一是明确说明逾期未还后果义务。要求保险人在保险合同、借款合同订立时,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借款合同上,对保险现金价值质押借款逾期未还可能导致保险合同效力终止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并就其法律后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通过网络、电话等方式办理保单现金价值质押借款的,保险人可以以网页、音频、视频等形式对上述内容予以提示和明确说明。保险人对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负举证责任。二是及时告知与提示义务。在办理保单现金价值质押借款时,保险人应明确告知客户计息方式、调整办法,并在利率调整时及时告知投保人。投保人借款逾期未还时,保险人应提前合理期限予以提醒,否则不得终止合同效力。三是消费者教育义务。保险人应引导消费者正确认识保单现金价值质押借款作用,不得诱导消费者盲目办理借款,不得以借款为噱头误导消费者投保。保险人应引导投保人理性使用借款,避免将借款用于高风险或非法项目,对个人资产造损失。四是无条件办理义务。保险人不得将办理保单现金价值借款与放弃保单权利、购买其他保险产品挂钩,不得设定其他前置条件。

 

        第四,统一标准条件。建议参考美国、新加坡以及我国台湾地区等发达市场经验,统一操作标准、适度放宽条件,更好满足投保人流动性需求。一是申请借款起始时间,统一为保险合同生效后;二是借款的限额,统一为不超过保单现金价值;三是借款的期限,统一为一年。逾期未还的,本息作为一项新的借款自动延期一年,直至总债务等于或超过保单现金价值,保单效力中止;四是给予补救机会,保单效力中止后,保险人发投保人发出补缴本息通知。一定期限后仍未补缴的,保险效力终止;五是投保人可以在任何时候全部或部分偿还借款,不收期限、间隔和次数限制。

 

        第五,加强内控管理。一是加强合同管理,严格执行备案条款;二是科学制定激励方案,防止不当套利;三是定期检测借款规模,合理评估对偿付能力和未来现金流影响,提前采取防范措施;四是强化客户信息及账户真实性管理,及时上报可疑交易,杜绝洗钱行为;五是强化支付环节风险管控,引入人脸识别等先进技术,避免冒用冒领现象;六是严格借后管理,掌握借款人状况和资金使用情况,减少因逾期还款导致保单失效情况发生。

 

 

(作者现在保险监管部门工作)



Copyright © 2012 - 2014 宝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2834号
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 主办
企业邮箱入口 []